正文卷 第一百零七章 白日见鬼!

    张彪是灵州城一个小有名气的地痞。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险些夭折,后来家人为他找了一位江湖野郎中,用了两个偏方,性命算是保住了,满脑袋的头发却是掉了个精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从小家境贫寒,没有读过书,整日里在街上浪荡,和人争强斗狠,虽说被人打瘸了一条腿,但也打出了凶名,灵州的地痞流氓,都知道长平街上有个姓张的秃头不好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也因此结识了一群酒肉朋友,在城里不能说无恶不作,欺男霸女,但也是横竖两条街上无人敢惹的存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此时,张彪正和几位酒肉朋友,坐在街边的一处面摊吃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抹了抹嘴,放下碗,对里面的伙计说道:“伙计,再来碗面?!?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伙计一脸难色,看了看他们几人,指着一旁堆叠着的十几个空碗,说道:“客官,你们是不是先把这些的钱付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怎么着,你是怕爷给不起钱是不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伙计立刻道:“不敢,不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看着他,不屑道:“我告诉你,这灵州城里,不管是醉香楼还是百花苑,爷可都常去,一晚上几十两银子都花过,会付不起你这几碗面钱,少废话,赶快去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醉香楼和百花苑是灵州城内最有名的酒楼和青楼,也是声名在外的销金窟,就这几个在街头吃面的穷鬼,怕是连大门进不去,伙计瞥了瞥他们,低声道:“说大话谁还不会,有本事去醉香楼,在这里吃什么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眉头一挑:“你说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伙计立刻道:“客官稍等,面马上就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背过身煮面,放下面条的同时,向锅里吐了一口口水,小声道:“吃什么面,吃老子的口水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看着那听话的伙计,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他身旁的一名消瘦男子看着他,小声道:“彪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干一票,就不用在这里吃面了,还能玩百花苑的姑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什么干一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半年前,那桩大“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闭嘴!”张彪瞪了他一眼,低声道:“这件事情,你们给我烂在肚子里,谁问都不许提,要是不小心泄露出去,老子要你们的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人立刻低下头吃面,不敢再言语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身旁一人在他脑袋上抽了一下,说道:“百花苑的姑娘和你的五姑娘有什么区别,还不都是一哆嗦的事情,吃你的面,晚上玩你的五姑娘就行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面色略有阴沉,半年前的那桩事情,他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条人命,对方居然足足给了他们一千两银子,当时他也是头脑发热答应了下来,事过之后,却怎么想都不对,心里总有些发虚,直到过了半年都相安无事,他才放下心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千两银子早就挥霍光了,要是还有之前的“大活”,他却是不敢再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客官,面来了?!蹦腔锛平娣旁谡疟朊媲?,张彪拿起筷子,眼神无意间一撇,发现旁边墙角的两名乞丐正看着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心中有火,猛地将筷子拍在桌上,怒道:“看什么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名乞丐并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露出惊慌或是害怕的表情,其中一人握着木棍站起身,瞥了瞥他,淡淡道:“看你怎么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这条街上,就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乞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猛地站起来,他身后的几人也气势汹汹的围过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怎么着,想打架?”那乞丐看了看他们,后退一步,大声道:“兄弟们,有人想打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哗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几人怔在原地的功夫,从周围的数条巷子里,立刻就冒出了数十名乞丐,他们皆是手持木棍,将几人团团围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是丐帮在灵州的大本营所在,从几天前开始,从人数上来说,丐帮已经是灵州第一大帮派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吞咽了一口唾沫,坐回原位,舔了舔嘴唇,说道:“兄弟,有话好好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让开,都让开,围在这里干什么?”几名捕快分开人群,从外面走进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张彪眼里,这些捕快们让人憎恶的面容,从未如此的亲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名捕快看着他,问道:“你就是张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心中咯噔一下,他最近没有犯什么事情,最多是趁阿虎媳妇不在家的时候睡了他,这不犯法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点了点头,说道:“我是张彪?!?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捕快指了指他以及他身旁的几人,挥手道:“全都带走?!?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急忙辩解:“捕快大哥,我们没有犯法,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名年轻人从那捕快的身后走出来,微笑的看着他,问道:“还记得我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年轻人面容俊俏,笑容和善,但这笑容,在张彪看来,却像是从地府爬出来的恶鬼之笑。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是像是,根本就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半年之前,他再三的确认过,对方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之后,才离开那条巷子的,也就是说,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半年前就该死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身体颤抖,脸上露出极度惊恐之色,整个人瞬间瘫软在地,胯下传来一阵强烈的恶臭,不住的喃喃道:“鬼,有鬼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唐宁退后一步,距离他稍远一些,挥了挥手,说道:“全都带回去吧?!?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面摊的伙计看到张彪等人被带走,脸上露出快意之色,目光一撇,看到桌上的一摞摞空碗时,面色大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唐宁回去的时候,正好碰上岳父大人,于是和他一起回钟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岳父大人心情似有不佳,吃饭的时候,唐宁才知道,原来就在今日,灵州的新任刺史已经到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位楚刺史,是从京师调任灵州的,他在京师担任的并不是要职,因此也说不上是升还是贬,灵州官员得到消息之后,一早就去迎接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新官上任三把火,刺史大人刚刚上任,自然是要做出一些成绩,来彰显自己的能力和威严,灵州的地方官员心中也早有准备,但他们也没有预料到,对方刚到灵州的第一天,这把火就烧起来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灵州各县县令,被勒令在三个月内,清理掉县内沉积的大案要案,否则就会对年末的考评产生影响,作为刺史,对于州内官员的政绩考评,有极大的话语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件事情岳父大人不用担心,这半年间,永安县的治安算不上良好,但也没有悬而未决的疑案,虽然半年之前,还有两桩案子没有解决,不过比起其他县令,压力已经很小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吃过饭之后,唐宁和他说了一声,直接去了县衙大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们是冤枉的啊,我们什么都没有干,放我们出去!”他刚刚走进牢房,便听到有人大声喊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走到一处牢房,看到张彪等人被关押在牢房里,正握着牢房的木栅,大声喊冤。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唐宁指了指张彪,说道:“把他带出来?!?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被重新带到了最里面的牢房,唐宁没有让彭琛等人跟着,一个人走过去,看着牢房里面的张彪,却没有开口。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与他目光对视,下一刻就低下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唐宁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还记得我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抬起头,重新看着他,说道:“我不认识你,你抓我进来干什么,我没有犯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既然你不认识我,刚才慌什么?拉什么裤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然之色,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再次抬头望了一眼,看到的还是那张熟悉的面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他此刻的心情已经安定了下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光天化日之下,对方能站在这里和他说话,就说明他不是鬼魂,或许是自己当时太过慌张,误认为那人已经死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要他是人不是鬼,他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人,总没有鬼可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认识?”唐宁笑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挥手道:“不认识就算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张彪抬头看了他一眼,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时,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生出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寒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寒意,比之他刚才在街上白日见鬼,还要远远超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上海天天彩选四现场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上海天天彩选四现场        上海天天彩选四现场

  • 美国八旬教授 太原免费教英语 2018-12-11
  • 外卖小哥送餐途中刮彩好事成双 2018-12-11
  • 黄帝是中华民族最具智慧的人 2018-12-10
  • 小心“互联网+旅游”的这些坑 2018-12-10
  • 天津国税地税6月15日正式合并 2018-12-10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3110483) 2018-12-10
  • 安徽一副县级干部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 2018-12-09
  • 6月12日体彩开奖视频:七星彩第18067期 2018-12-09
  • 超励志的新疆小伙艾山江弹唱《南山南》 2018-12-09
  • 巢湖市烔炀大道等一批项目通过市规委会审议 2018-12-08
  • 全国人大代表吴云波:共享新时代发展成果 2018-12-08
  • 某些人总是用“客观事实”来为自己壮胆,实际上根本不懂什么是“客观事实。 2018-12-08
  • 高端化战略带来盈利改善 啤酒行业拐点来临 2018-12-08
  • 唐嫣蜡像入驻上海杜莎夫人蜡像馆--旅游频道 2018-12-07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8-12-07
  • 918| 909| 454| 569| 785| 501| 738| 684| 525| 233|